同创娱乐客户端官网-韩国首都圈疫情为何以“恐怖速度”扩散?教会集体感染成主因

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18日发布通报,当地时间17日零时至18日零时,韩国新增新冠确诊病例246例,其中本土感染235例。

这是韩国连续5天单日新增病例数超过100例。 从8月14日开始,仅5天时间韩国新增确诊人数累计已达到991人,疫情正在以首尔、京畿道等首都圈地区为中心向全国各地迅速扩散。

中央防疫对策本部本部长郑银敬17日警告说,疫情正以“恐怖的速度” 向全国扩散,轻症感染者和无症状感染者数量上升,现在不仅访问高危场所可能会感染,在日常生活设施中感染的风险也在增加。

这是8月16日在韩国首尔景福宫拍摄的防疫信息告示。新华社/美联

处于大规模流行“初期阶段”

17日新增确诊的本土病例中,78%集中在首尔和京畿道一带,其中首尔市131例,京畿道52例。此外,仁川、釜山、大邱、光州等地都出现了新增病例。除感染人数最多的教会外,咖啡店、餐厅、学校、警察厅等地也都发生了程度不一的聚集性感染。

韩国保健福祉部长官朴凌厚近日表示,此次疫情反弹、感染人数骤增的主要原因是首都圈的教会、餐厅、传统市场和学校等多地发生多起聚集性感染事件,且疫情正逐渐从首都圈向其他地方扩散。

8月15日,警察在韩国首尔戴口罩执勤。新华社/美联

郑银敬17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防疫部门认为,韩国正处于疫情大规模流行的“初期阶段” ,如果不能有效控制疫情发展,患者人数或呈几何式增长,这会导致医疗体系崩溃,进而造成巨大经济损失。

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第一总协调官金刚立18日说,未来一周是能否控制聚集性感染从首都圈向全国大规模蔓延的“分水岭”。虽然已经增强了防疫和医疗力量,但仍不敢断言能否在短时间内遏制住急剧扩散的疫情。

“现在首都圈内,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可能发生感染,一定要勤洗手、随时戴好口罩。” 金刚立说。

8月15日,在韩国首尔,戴口罩的人们在公交站等车。新华社/美联

教会集体感染成主因

近期急剧增加的病例中,与宗教活动相关的感染人数规模最大,教会感染患者又向其他公共场所的人员进行二次传播。

据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统计,截至当地时间18日零时,首尔市“爱第一”教会活动相关感染人数已达438人,成为继“新天地”教会之后感染人数最多的集体感染事件。此外,位于京畿道龙仁市的“我们第一”教会也已累计确诊131人。

尽管防疫形势十分严峻,韩国部分保守团体仍于8月15日在光化门广场强行举行大规模集会,估测约十万人参加。

8月16日,警察在韩国首尔戴口罩执勤。新华社/美联

韩国总统文在寅16日在社交媒体上发文怒斥部分不遵守防疫制度的宗教团体:“这是对国家防疫体系的公然挑衅,也是威胁国民生命的不可饶恕的行为。”

金刚立17日强调,这次情势比“新天地”聚集性感染存在更多危险因素。此次疫情反弹存在场所不特定、高龄人群较多等特点。 也有分析指出,首都圈聚集了全国近二分之一的人口,人口密集度高,更易造成传播。

8月14日,工作人员在韩国首尔进行消杀作业。新华社/美联

上调保持社交距离级别

鉴于首都圈疫情严重,韩国政府宣布16日起将首尔市和京畿道的保持社交距离级别上调至第二阶段,暂定为期两周。如果两周后疫情形势恶化,将完全严格遵循第二阶段的防疫措施,采取禁止上述聚集性活动及暂停开放高危设施的措施。

6月28日,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发布保持社交距离措施的三大阶段及其防疫对策。

第一阶段为生活防疫阶段 ,确诊患者人数控制在医疗体系可承受范围内,民众在自觉遵守生活防疫守则前提下可进行正常社会经济活动。

第二阶段为疫情持续在社区扩散且患者人数超过医疗体系可承受范围的阶段 ,此时将禁止室内50人、室外100人以上的聚集性活动,暂停开放公共设施及高危场所等。

第三阶段为疫情急剧扩散、造成大规模流行的阶段 ,此时将禁止10人以上聚集性活动,学校将停课或实施远程教学,建议公司除必要人员外均居家办公等。

韩联社18日援引保健福祉部官员的话说,首尔和京畿道很快将彻底实施第二阶段防疫政策,目前正在商讨开始实行的时间。韩联社还报道说,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正在考虑将实施保持社交距离第二阶段的地区范围进一步扩大。

韩国防疫部门叮嘱民众,由于无症状感染者增多,在餐厅、咖啡店、酒吧、传统市场等地暴露会增加感染风险,建议所有人提高警戒意识,减少不必要的外出,推迟或取消聚餐、聚会,少在“三密”(密切接触、密集、密闭)空间逗留,尽可能缩短在室内摘除口罩的时间。(文字记者:陆睿)

原标题:以“恐怖速度”扩散!韩国首都圈疫情为何反弹?

责编:张婧妍

台湾有社区感染吗?陈时中们“不能说的秘密”

台湾有社区感染吗?陈时中们“不能说的秘密”

【两岸快评第825期】

资料图。(图片来源:网络)

据日本近期通报:一名20多岁的日本女学生从台湾返日,在机场入境时被检验出新冠肺炎阳性确诊。消息曝光后,有专家建议台湾入境要施行普遍筛检。而台湾疫情指挥中心却回应说:台湾目前每日筛检量约110件,且社区通报量也少,目前的筛检量已经足够。

对此,国民党籍台北市议员罗智强说,“如果在草原上看到一头大狮子,张着血盆大口扑过来的时候,要怎么逃生呢?很简单,把头埋进沙子,只要看不见狮子就等于狮子不存在,这是台湾神级防疫的逻辑。”

罗智强在台湾政论节目《新闻深喉咙》中谈到,台湾防疫神逻辑就是“只要不检验,就没有感染者,少检验,感染者就少,看不到感染者,就代表我们没有感染者,但日本女学生用身体去证明,这防疫逻辑是多么荒谬。”

这位日本女学生是在2月时来台南游学,上周返日入境时检出新冠病毒阳性,这位女性很显然是在台湾社区受到了感染。台湾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也坦承:台湾社区感染的可能性一直没有排除。但很奇怪的是,大规模普筛是防疫最有效的手段,而无论就经费、筛检能力而言,台湾进行普筛都没有问题,而台湾疫情指挥中心为什么不筛检呢?为什么坚持只做与个案有关的精准筛检呢?

罗智强对此批评说,因为没有普筛,大家都觉得台湾很安全,一天仅仅检验100多个,台湾已经是在防疫上把螺丝全部拔出来丢掉了。可是全球新冠肺炎感染人数已将近1000万人、死亡人数将近50万人,重点是全球每日确诊人数不断创新高,美国还在高峰上,这世界不但不安全,其实是更危险。

另外,“中时电子报”也发社论指出,日本女学生在台湾染上新冠肺炎,绝对就是社区感染了。之前台湾“敦睦舰队”官兵爆发群聚感染,台师大学生染疫等等,其实也都是社区感染。实际上,台湾社区到底安不安全,是没有大规模普筛数据作佐证的。陈时中不但拒绝普筛,面对无社区感染神话被日本女学生戳破的事实,却粉饰太平,说日本女生不具传染力、不列入本土病例,陈时中到底在怕什么?

这个问题“联合新闻网”的一篇文章给出了答案:台湾以“防疫模范生”自居,自夸超前部署又“阻绝病毒于境外”,若不是日本海关这么一筛检,谁会知道病毒在台湾悄悄存在的事实?这个女生揭开了陈时中们难以启齿的秘密:病毒确实在台湾社区中传播,民进党当局却采取“减少筛检”的鸵鸟战术,以避免发现它的存在。唯恐一扩大筛检,就会打破台湾“完美防疫”的好梦。(编辑:李杰)

责编:刘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