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当局推“援港方案”,分裂国家阴谋不会得逞

民进党当局推“援港方案”,分裂国家阴谋不会得逞

热评两岸:民进党当局推“援港方案”,分裂国家阴谋不会得逞

针对民进党当局日前公布所谓“香港人道援助关怀行动项目”,国台办发言人朱凤莲19日表示,民进党当局的所谓“援助行动”再次暴露其插手香港事务、破坏香港繁荣稳定的政治图谋。为黑暴和乱港分子提供庇护并引入岛内,只会继续祸害台湾民众。“台独”“港独”合流破坏“一国两制”和分裂国家的图谋绝不会得逞。

香港“修例风波”的背后一直都有“台独”的黑手,这已是众所周知之事。民进党当局始终把香港当成一个捞取政治私利的好地方,去年高调支持“港独”分子,就是想通过他们搞乱香港,以方便自己在岛内污蔑诋毁“一国两制”,以此骗得很多台湾民众对“一国两制”产生了恐惧与抵触,这便是民进党今年初能够赢得胜选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上个月全国人大通过涉港国安立法决定、“港独”分子开始做起“逃跑”准备之际,曾经从这些暴力分子之处收割过政治好处的蔡英文,第一时间站出来表态会持续给他们提供必要的协助。但她提出的方案却一度难产,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就在外界猜测这个“援港方案”很有可能会不了了之的时候,台湾陆委会主委陈明通18日召开了“香港人道援助关怀行动专案”记者会,声称执行该专案的“台港服务交流办公室”将在7月1日开始运作,为港人提供到台湾升学、就业、投资和移民等咨询服务。陈明通还特别强调,这个专案是援助性质,不是救援,适用对象必须合法进入台湾,偷渡者不属协助范围。

很显然,这个方案并不是“港独”分子们期待的样子。特别是负责执行该“专案”的“台港经济文化合作策进会”根本就毫无行政权,也因此,民进党当局此举被香港舆论解读为“用来唬弄香港的‘黄丝’”“专骗傻子的”。

香港法律界人士纷纷指出,民进党当局所谓“专案”表面上提供援助,实质上设置重重关卡,预计能得到所谓“援助”的港人将少之又少。“专案”有意将有案在身的激进分子拒之门外,显然是不想让其将黑暴带到台湾,请大家看清民进党当局以包庇黑暴而诋毁“一国两制”、污蔑“港区国安法”的真正目的。

其实民进党当局心里非常清楚:只有把“港独”分子留在香港、搞乱香港,自己才能收获政治利益;若把乱港分子引入台湾,祸害的就很有可能是他们自己了。这便是蔡英文今年初赢得选举后,便很少公开谈及香港话题的原因所在。

所以,“台独”支持“港独”,从来就不是他们说的那些为了争取民主自由的冠冕堂皇之语。“台独”“港独”各有盘算,拿祸害香港与台湾来骗取选票、谋取政治利益,却是他们的共同之处。无论这次民进党当局推出的“援港方案”如何煞费苦心地想要降低政治意味,以避免触及《反分裂国家法》的底线,都只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罢了。自2019年以来,民进党当局插手香港事务的证据确凿、无可辩驳,历史早已证明并将继续证明:一切逆历史潮流、违主流民意的分裂国家的阴谋,都绝无可能得逞。

港台腔:从陈时中“走红”看民进党政治诈骗术

港台腔:从陈时中“走红”看民进党政治诈骗术

民进党当局“卫福部长”陈时中近日口出酸言,称世卫组织和大陆“在世界上备受检验”,所以要“相互取暖”,口气中透出迷之优越感。

此人最近有点飘,只因民进党当局自导自演“台湾防疫世界第一”大戏,顺带着把他捧成了“男一号”。

陈时中防疫未见专业,抹黑大陆、攻击世卫、刁难台胞、隐瞒疫情却是一把好手。以政治操作能力而论,陈时中确是民进党当局最需要的“人才”。

吹嘘

台湾因为有海岛的地利优势,疫情始终不算严重。民进党当局趁机大吹法螺,把功劳都归给自己,官员名嘴绿媒网军齐上阵,高唱“台湾南波湾(No.1谐音)”。

因“剧情需要”而被捧上神坛的陈时中一时风头无二,以至于岛内若有人直撄其锋,都会被扣上“逆时中”的不智之名。

陈时中防疫有何过人之处?

疫情发生之初,民进党当局第一时间切断“小三通”,勒令大陆赴台游客离台,禁止包括陆生和大陆配偶子女在内的大陆人士入境,在在都是配合民进党“仇中恐中”政策的过激反应,毫无专业性可言。

后来欧美等地疫情严重时,民进党当局仍对欧美入境人士大开方便之门,而对疫情已得到控制的大陆严防死守,就是“政治优先、专业靠边”的明证。

作秀

防疫过程中,陈时中们闹了不少笑话。台卫生部门一开始告诉民众公众场合无需戴口罩,后来见势不妙中途改口,专业方面已经露怯。

而在岛内口罩供不应求之际,陈时中亲自上阵用电锅干蒸口罩,鼓励民众重复利用,又遭科学界打脸,那张口罩被蒸成一团黑炭的图倒是成了风行网络的笑料。

陈时中专业无能,作秀却在行。他宣称,台卫生部门去年12月底就给世卫组织去信警告疫情有人传人风险。但从陈时中公开的信件内容看,这封信只是就武汉发出的通知去“询问”世卫组织,通篇既没提“人传人”,也没有 “警告”或是“示警”字眼。

遭岛内舆论批评“莫非欺负民众看不懂英文”后,陈时中又硬拗说,这封信虽未明说,但已用“隔离”等关键字“强烈暗示”了世卫组织。还有一些话,陈时中也没有“明示”,那就是连“隔离”等所谓关键字,也不是台卫生部门自己说的,而是转述同一天大陆所发出的讯息……这厚脸皮和诡辩术,真叫人叹为观止了。

操控

民进党政客必须深谙“厚黑学”,陈时中“厚”有了,“黑”也不缺。陆委会2月曾一度宣布可让没有台湾籍的陆配子女回台,没想到隔天就被陈时中打脸,他强硬地表示“当初没有选择台湾籍,后果就要自己承担”,尽显冷血无情。

而对“当初选择去大陆旅游”的台胞,陈时中也一样无情。为了升高“恐中”气氛,民进党当局将滞留湖北的台胞污名化成“病毒”代名词,让他们有家不能回,被迫在湖北多呆了两个多月。

陈时中们的防疫重心其实不在实务层面,而在操控舆论。只要岛内有人发出不同的声音,民进党当局立马铁腕“消声”,以此营造天下太平的假象。

据台湾媒体报道,岛内一名女性居民抱怨做不了核酸检测,竟被民进党当局移送法办;一名台胞被民进党当局指为“传染源”,其父因上电视反映儿子没病遭到送办;岛内民众未经民进党当局同意自行公布真实疫情,要罚三百万元新台币;加拿大发现自台入境人员感染,被民进党当局否认……

其中,陈时中的个人秀堪称突出,当被指“传染源”的台胞之父去电视台喊冤“别针对我孩子,他没生病”时,陈时中口吐金句:“乱爆料让我心情乱了,社会都乱了!”

抹黑

在攻击、抹黑大陆方面,陈时中同样功力深厚。在他的指挥下,民进党当局逆世卫组织规定而动,铁了心在各个场合叫嚣“武汉肺炎”,还要求岛内媒体也继续沿用这一歧视性名称。

陈时中虽未必如苏贞昌之流经常冲上一线对大陆口出狂言,但其主导的阻挠滞鄂台胞回乡、对欧美和大陆防疫双重标准等一系列政策,成功地挑动了岛内“恐中仇中”神经,难怪民进党会将他视为“肱股良将”了。

陈时中还动辄攻击世卫组织“失职”“外行人说内行话”,俨然以高出一筹的专家自居。

民进党当局发动岛内和外国媒体炒作台湾“防疫经验”,甚至让网军上美国白宫网站请愿,要求美国提名陈时中担任世卫组织总干事,顶替现任总干事谭德塞。

种种操作,皆是为了配合民进党当局推送“台湾入世卫”话题,实施“以疫谋独”。

愚弄

显然,陈时中之所以能突然“走红”,不是因为其业务能力有多强,而在于他深谙政治操作之道,能落实民进党当局的“防疫即反中”。

从陈时中身上,可以看到民进党政治操作的“终极奥义”:凡事不求实效,不论是非,只要煽起对立情绪,鼓动民粹之风,控制媒体和网军编造谣言、胡吹大气、打压异己,则舆论操之在我,功过由我评说。

老话说“天理循环,报应不爽”,还有句话叫“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且看民进党这种政治障眼法,能愚弄台湾百姓到几时?(文/黑白自在)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关注“港台腔”微信公号,浏览更多台港澳快讯与深度解读。

责编:郑云天、王法治

同创娱乐客户端-学者:民进党“政治防疫”积习难改

同创娱乐客户端-学者:民进党“政治防疫”积习难改

相关专题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两岸快评第700期】

截至3月20日,台湾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135例,其中18日、20日两天分别新增23例和27例,再次刷新单日新增纪录,这让此前日新增保持个位数的台湾防疫形势骤然紧张。那么,是什么让自诩为新冠疫情防控“优等生”的台湾成绩下滑如此之快呢?如果对比2003年台湾“非典”疫情防控中的例子,或许就能找到答案。

我们查阅当年资料发现,2003年“非典”期间,台湾从3月出现首例感染者开始,到4月21日台北市和平医院爆发集体感染事件前,疫情相对稳定,一度保持了“零死亡、零输出、零社区感染”的亮眼纪录。但从和平医院爆发疫情后,形势急转直下,从南到北多家医院出现集体感染,社区感染更使得人心惶惶。同年5月21日,世界卫生组织将台湾列入感染区,直到7月5日才最后一个从感染区除名,最终造成674名感染,84人死亡。事后分析,台湾疫情防控破功的原因,与当时执政的民进党当局“借疫情搞政治”脱不开干系。

一是借机抹黑大陆。当年台湾从首例到第5例“非典”病例皆为境外输入型,故民进党当局认为只要做好境外输入的管控,危机就能迎刃而解。于是防疫工作变成了关闭岛内对外连接,主要针对当时疫情最为严重的大陆和香港采取防控,但却忽视了本地感染个案的防治。于是台卫生主管部门居然制作了这样一个公众广告,说在台湾岛内“匪谍”比“非典”病患还要多,民众要多注意的是“匪谍”,而不是“非典”,企图借防疫煽动岛内民众对抗大陆的情绪。

二是硬闯世界卫生组织(WHO)。就在台北和平医院爆出集体感染的前一天,陈水扁对来台的美国议员提到台湾防疫表现卓越,却被排除在WHO外,这对台湾非常不公平。结果其成绩单翌日便被戳穿,民进党当局马上转过话锋说,台湾疫情如此严重,只有加入WHO才能更快地争取到援助。2003年5月出现第三波疫情高峰后,民进党当局依然醉心于5月19日在日内瓦召开的世界卫生组织大会(WHA),要求以观察员身份加入这一国际组织大会。而对大陆一再表示愿意给予的支援,民进党当局的回应却是,“大陆帮不了什么忙,要想真帮忙,就不要阻挠台湾加入WHO”。

时过境迁,当17年后人类再度面临新型冠状病毒的考验时,在台湾二度执政的民进党当局仍然没有很好地吸取上次的教训,“政治防疫”故伎重演。

一是违反国际惯例,坚持使用“武汉肺炎”名称。WHO呼吁不要再把目前的疫情和地名做关联,但民进党当局始终并几乎是世界上唯一坚持以官方名义使用“武汉肺炎”的地区,进而导致岛内社会铺天盖地使用“武汉肺炎”一词。民进党当局完全是为了一己政治私利,甘愿让台湾百姓违反国际惯例被贻笑大方,也让中华民族守望相助、人溺己溺的人文情怀,在这些民进党政客的私心自用下被破坏污染,也向社会大众做了最坏的榜样。

二是“亲美反中”和“防疫政治化”。在防疫物资上,民进党当局第一时间宣布口罩要管制,禁止出口大陆地区。而3月18日台湾与美国却发表了“防疫合作联合声明”,声称将在快筛试剂的研发等六个项目进行合作,美国将保留30万件防护衣原料给台湾,台湾将在口罩产量稳定后每周向美国提供10万个口罩。在人员管控上,2月5日民进党当局就将大陆列为二级以上流行地区,大陆人士暂时禁止入台,11日又宣布香港、澳门地区学生也暂缓赴台。相较于对大陆管控的雷厉风行,面对欧美日时,民进党当局的动作却迟缓起来,直到境外输入病例不断增加,才于3月19日对98个国家和地区发出三级警告。台湾防疫学会荣誉理事长王仁贤表示,“当下半场换场与欧美日对垒时,台湾就完全矮了一截,拖泥带水地搞到其他国家都锁国了,台湾才提升旅游警讯”“被‘反中’情绪操弄后,延迟管理欧美日,是造成现在大量病例反输入台湾的元凶”。

中华民族历史上经历过很多磨难,但从来没有被压垮过。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是一次危机,也是一次大考,中国人民一定能够在磨难中继续成长。希望民进党当局也能吸取2003年“非典”“政治抗疫”的教训,不要再罔顾事实、罔顾科学、罔顾民族感情,真正从两岸同胞民族感情出发,回到“一个中国”的基础上,以病毒无情人间有爱,两岸携手共抗疫情的态度,重新盘点自己的所作所为,不要再辜负台湾民众的信任。(作者:王鸿志,系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副研究员)

责任编辑:王诗尧